一个不一定产什么不管产什么都看心情的人
现任迦勒底御主

(维勇abo)まだ見ぬ世界へ 8

第五集真的是很能表现勇利新一面……个人特色多了个固执,反而让他更有魅力了,然而我表达不出这份魅力的万分之一
为了更新又看了几遍,自由滑开场前从外面走进来那里的表情真的好帅啊(



被黑色裙包围的指尖,半透明布料下若隐若现的腰身。
正如维克托所说,这是一件能表现出男女两性的美感的演出服。
亚洲青年纤细又比例得当的身体被紧紧包裹,清晰的勾勒出每一条曲线,随着开场海浪般的琴音,他的手从自然的垂在身侧向上滑过胸口,一个利落的转身后,展颜一笑。
他的气场完全变了。
与温泉on ice的时候还有些许不同,如果说那个时候是仓促之下紧赶慢赶的突击练习,那么现在的eros则是在经过发酵后由内而外自然散发出的气质。
omega独有的诱惑力在此时此刻发挥的淋漓尽致,维克托微眯起眼注视着冰场上的青年,毫不犹豫的点头。
勇利成长的比他想象的还要出色。
裤子上设计的那一条镂空质地的布料从脚踝开始,如藤蔓般缠绕在腿上,最后隐没在双腿之间,暧昧地延伸到短裙摆遮住的臀肉上,随着青年的舞动若隐若现的露出常年不见光的细白皮肤。
如果不是正在比赛中,维克托甚至想吹口哨,正背对着他时,勇利圆润的臀线并不能展现出它的美,只有一道浅浅的沟壑引人万般遐思。
这个平日很容易羞涩的青年,正在身体力行的做到"诱惑维克托"。
音乐的节拍越发热切,勇利的动作也越发缠绵起来,美人在倾慕她的男人怀中妩媚地听他倾诉爱意,并回以热切的姿态,然而这一场爱恋最到最后时,美人收起了她的万般柔情,毫不犹豫的推开了
情人,提起裙摆投向下一个男人的怀抱。
维克托的视线紧紧追随着勇利的表情,即便演技并没有折扣太多,然而勇利明显心不在焉了起来,与前半段刻意的慵懒不同,他分心了。
而他的跳跃也因此显得有些急躁,观众并不会看出太多的问题,然而在维克托眼中,勇利的心思太多都分给了不该有的地方。
维克托的表情稍微有一点低沉,他审视着omega的一举一动,在冰上的omega只是他的学生,他需要以同为竞技者的目光最苛刻的辨析这场表演。
很显然,勇利的表现让他有些不满意。
最后一个动作停止在抬臂拥抱,脸颊泛红的青年眼神缠绵的停留在臂弯间,音乐戛然而止,再短暂的静谧后整个会场瞬间沸腾。
维克托甚至还听到了那个beta小家伙的声音,他激动的大声喊着"勇利君",维克托有些恶劣的想着,他永远不会知道勇利在发情期的时候是多么诱人。
在勇利回到边缘后维克托反而摆出了一副平淡的态度,虽然很满意于他的进步,然而缺点同样不可忽视,他现在需要的就是明确的指出这些错误。
"前半段很好,不过后半段心思全在跳跃上演技顿时就马虎起来了呢。"
青年的表情有一瞬间的僵硬,然后垂下头听着他的犀利言辞,闷声应答。
有些可怜巴巴的,维克托想。
"我不是很喜欢这种呢。"
"……是。"
勇利一边听着他说话,一边在心里解释,被批评也是没办法的事,毕竟维克托非常在意演技。
……可是,还是想要被夸奖,至少有一句勇利表现的不错也好啊……
就在他们开着单方面的反应会的时候,勇利的得分已经统计结束了,94.36,惊人的高分。
在所有人都为勇利祝贺时,维克托笑了一声,被半垂的睫毛遮住的眼睛里浮现出骄傲神色。
——被他雕琢的宝石,已经开始令世人惊艳了。
"如果没有压力的话明明能上100分的。"
"……是啊,维克托在100分的值段刷新了好几次呢。"
然而在明天的自由滑表演上,他们的意见出现了分歧,勇利并不是很想改变原有的跳跃构成,而维克托却认为应该降低难度专心演技,况且勇利现在最需要的是调整状态,而非在区区九州大赛拼尽全力。
"当做是节目保留不是也很好吗?"
勇利的表情看起来还是有些异议,维克托放下纸盒,笑容不变,声音却低沉了一些,带着alpha的压迫感,信息素像刀子一样包裹住勇利。
"……你是不打算听教练的话吗?"
虽然维克托还俏皮的学着马卡钦汪汪两声,然而一股难以言喻的窒息感扼住了勇利的喉咙,他张了张嘴,却发不出声音。
omega在alpha的气势下完全无法反抗。
勇利睁大了眼睛,额头上隐约有冷汗渗出,也许是对于勇利的反应,维克托收敛了信息素,温和地拍了拍勇利的肩膀。
"勇利,我不会做出对你有害的选择,相信我。"
温柔的声音一定程度安抚了omega的情绪,他微微垮下肩膀小幅度点了点头。
"……嗯,我知道了。"


接受采访的时候勇利还在思考维克托刚刚说的话。
降低跳跃难度,专心演技……吗。
被问起明天的目标,他愣了一下还没来得及回答,维克托就向前一步半挡住勇利,以开朗声线替他回答。
"明天一定会让大家看到一个完美的勇利哦。"
勇利明显有点惊慌,他打心里不想乖乖遵从维克托的话,性格里奇怪的固执令他不甘心轻易的放弃现在的跳跃构成,但是他又无法反抗维克托。
维克托用余光观察着勇利的表情,若有所思。
正在他们都不说话的时候,南健次郎推门而入,直直冲向勇利,维克托对于这个beta的热情程度有些诧异,为何他会这样执着的追随勇利,不仅表演了和勇利当年一样的节目,甚至演出服都完全不差。
可是南健次郎接下来的表现更令他吃惊,勇利认为是黑历史一样的节目在他心中是最有勇利代表性的节目,并且怀着一颗最单纯的心去尊敬作为运动员,或者说一位肢体艺术家的勇利。并非维克托所理解的倾慕,而是真正的竞技者后辈对于前辈的憧憬。
"请不要把一直憧憬着勇利君的我当成笨蛋啊!"
这样一句话重重敲在了始终一言未发观察着他们的维克托的心上,宣战宣言放出后,他对南健次郎的看法有些改观了。
……有趣的beta。
视线挪回勇利身上后,意外的发现他的表情变了,还有什么他不知道的事吗?
习惯性地双手抱怀,维克托开始期待与勇利赛后交流了。


当晚勇利回到住处后脱下鞋子露出伤痕累累的双脚,维克托让他去床上坐下,然后没有任何犹豫就单膝跪地握住一只脚的脚踝,将细瘦的脚掌托在掌心,轻轻揉压。
他垂着眼睛,并没有开口,动作温柔至极,勇利非常疑惑,却不知道怎么开口询问。
两人就保持着安静的气氛,直到维克托换了一只脚按摩,才像是酝酿好一般开口。
"……勇利,我曾经说过,我希望知道你的一切,现在我也是这样的想法,只不过并不是以教练的身份,而是以朋友。"
湛蓝的眼睛抬起,头顶温和的灯光出现在了他的眼中,就像是月下的一汪清泉,柔和地倒映出了月亮的身姿。
alpha循循善诱,温柔的声线像温泉一样软化了勇利的大脑,令他的意识开始模糊。
"一点也不落的告诉我吧,你的一切。喜欢谁,喜欢什么,想要什么?"
稍稍停顿一下,他继续说。
"勇利,你比你所认为的自己好太多了。"
所以在展现你真正的魅力的时候,倾心于你的人会更多,你将成为高悬天空的明月。
所以按照我的步调成长,让我仰望你。
勇利看起来目瞪口呆,伤口的疼痛完全不足以拉回他的神智,alpha的声音像是掌控了他的心思一样,让他不受控制的翻碰嘴唇回答了一句。
"我喜欢……维克托……"

意外之喜。

维克托压抑住翻涌的情绪继续保持着温和的姿态,勇利的喜欢并非他的喜欢,憧憬到了一定境界就会产生一些错觉,变成过于沉重的东西,毫无疑问,勇利正在迷茫的过程中。
"我也喜欢勇利,那么,自由滑的时候,用你的演技让我见证你的爱,好吗?"
勇利点了点头,眼神产生了变化,他的手指攥紧了身下的被子。
"我会让维克托见证我的爱。"
可他并没有答应维克托所说的放弃跳跃,这是他骨子里的固执。


经过这一晚的谈话,维克托的心情轻松了不少,自由滑当天他还在主播介绍他们的时候笑着对镜头打了个招呼。
相比于维克托的轻松,勇利的表情罕见的阴沉,尤其是另外三位选手的对话让他更加沉重,他咬了咬牙,在心里打定了主意。
维克托并不知道他的想法,但他反常的态度让维克托感到不悦,如果在赛场上不保持好的心态,固然不会有好成绩,勇利刚刚在6分钟自由练习就没什么精神,甚至对南光太郎视而不见,这都不是什么好的预兆。
他需要提醒勇利。
在勇利踏出冰场的同时,他皱着眉头叫住了omega。
"勇利。"
"连别人积极性都调动不起来的人,自己会有干劲吗?"
又来了,alpha压倒的气势。
勇利有些紧张的看着维克托,维克托却将勇利冰刀的外壳狠狠拍在一边。
"我对勇利真是失望了。"
他干脆利落的拿着纸巾盒离开,自始至终没有认真的看过勇利一眼。
实际上维克托并未真正的离开,他躲在了人群最后,安静的观望勇利的反应,现在并不是什么玩恭敬友善的教练游戏的时候了,就算手段有些极端,他也要把勇利的积极性拉上来,其他人不会为了他的心情放水,比分也不会怜悯任何人。
失败就是失败。
虽然不知道南健次郎让勇利想起了什么,不过勇利确实重新燃起了热情,在勇利跑出赛场的时候他并没有急着寻找,因为他相信勇利。直到第三位选手的表演开始时,维克托看了一眼手表,想,也许他该回去了。
不然他的勇利失去了教练的鼓励,怎么会调整到最佳的状态呢。
果不其然,勇利的气场完全变了,眼神从刚刚的没精打采变得锐利起来。
漂亮的眼神。
维克托接过勇利的外套,有别有用意的看了一眼始终望向他们的南健次郎。
或许,适当的宣告一下所有权也是不错的选择。
带着这样的私心,他亲自为勇利涂了唇膏,修长的食指在泛着淡粉色的嘴唇上滑动,然后抱住了他的学生作为鼓励。
勇利回应了他。
看着勇利走向赛场的背影,维克托心中隐约有了一点不安感。
alpha敏锐的感觉并非空穴来风,几分钟后的事实将向他证明,他并不是最了解勇利的那个。

评论(4)
热度(96)

© 北条织崇 | Powered by LOFTER